就叶酌

【水陆松】再会

毫无价值的小短篇
六子陌生人高中生设定
松二期第十话妄想
果然晚了一天的2.3水陆日快乐

“喂喂!空松。”
“好,等一下就过去。”空松急急忙忙放下拖把跑过去,“有什么事吗?”
那个喊话的男生通关后才舍得放下游戏机抬头,“噢,你来了啊。正好,我桌子底下有一袋垃圾,帮忙丢一下。”
“哼哼,乐意至极。”
“这边也是!”
“空松君,还有我。谢谢你啦!”
“就是这样,再多依赖我一点吧~”
空松穿梭在人群间,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垃圾袋,然而脸上还挂着招牌的痛感笑容,让人搞不懂他内心的想法。

松野轻松漠然地看着,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这样的戏码,身为班长的松野空松,被全班同学呼来唤去,像一个跑腿的小弟。

“轻松,你有东西要丢吗?”

长得很像呢,和自己过分相似的外貌和名字,自己和空松不止一次被误认为双胞胎兄弟,但事实上连血缘关系都没有。

“轻松?你在听吗?”

但其实仔细一看,还是有些许差别的。自己的眼睛小一点,空松的眉毛粗一点。

“轻松?你没事吧?”空松伸手在轻松眼前晃啊晃的。
“是!”糟糕了呢,竟然在空松与自己聊天的时候走神了,“怎么了吗?”
闻言,空松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咳,本来是想问你有没有垃圾要丢,但是这个时间点差不多是轻松你回家的时间了吧。”
像是在配合空松的话一般,墙上的挂钟整点报时。
确实差不多该回家了,虽然回家后也是自个做饭自个吃。
轻松开始收拾东西,眼角余光却一直瞄着空松的动作,“一起回家吧。”
空松转过身来,疑惑道:“我吗?”
话一出口,轻松就有些后悔,虽然看起来像兄弟,但是他和空松的关系更像是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突然这么亲密会吓到人的吧。说起来,我刚为什么要说啊。
“我倒是无所谓啦,但是我还要去倒垃圾,可能会很晚。”
“没关系。我帮你拿书包吧。”算了,和别人一起回家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爸妈不在家可以晚些回去。”

空松费力的把两大袋垃圾扔进垃圾口,立刻打开旁边的水龙头,一遍遍仔细地洗手,洗完后还不忘接一捧水洗水龙头。
“不想做的话,就拒绝他们啊。”这是今天第几次不经大脑就说出的话了。
空松背书包的动作一顿,“呐,轻松接下来的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
怎么突然严肃起来了?
“其实我,根本不乐意。”
“诶?是这样的吗?”居然就这么直接的说了,“所以说,为什么不拒绝他们啊。”
“因为我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啊!
“其实怎样都无所谓,可能在你们眼中我只是一个可以任意压榨的劳动力,但我已经很开心了,这是渺小的我少数能做到的事,
“而且,能交到轻松你这样的朋友,
“我啊,很开心噢。”
不不不,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只是碰巧放学一起走而已。
“啊,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反正轻松你回家也是自己做饭。”
朋友你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