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叶酌

入坑两个月,突然就一学年,然后才发现原来我那么变态的😂

感冒

六子生日快乐「heart」

毫无价值小短篇



        慵懒的午后,微弱的蝉鸣宣告着夏天即将到来。

        钓鱼池旁,长男小松伸手拍死了今天的第四只蚊子,说道:“今年夏天来得可真早,明明才五月初。”

        空松换了个方向翘腿,伸手打了个响指,“要注意不要感冒,不然会得不到命运女神的眷顾的哦,Brotheres.”

        一旁的轻松又钓起了一条大鱼,“难道不是反过来吗?得不到女神的眷顾,感染病毒,死亡,这样才对吧?”

        “女神是不存在的,”一松冷冷地说道,“但是死是绝对存在的。”

        “十四松会把病毒全部消灭掉的!Hustle!Hustle! Mastle!Mastle!”

        “十四松哥哥说得对,哥哥们别太在意啦!”末子椴松摆摆手,突然传来了手机的震动,“有电话?是家里来的,有什么事吧。”

        椴松还是笑着接的电话,可很快他的表情就凝固了,五个哥哥也感觉出事情的严重性,瞬间就安静了。电话一下就打完了,椴松说道:

        “爸爸倒下了,在医院里,妈妈在陪着他,是流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有了上次的经验,六子还算冷静地赶到了医院,松造躺在病床上,脸色比想象中还要苍白的多,松代坐在一旁,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最先开口地反倒是松造,笑嘻嘻地说道:“爸爸不行了,松野家还是要靠你们,如果每次生病你们就会去工作的话,爸爸可是很想要一辈子躺在床上呢。”

         轻松一拳砸在墙上,恶狠狠地盯着松造成,“开什么玩笑?这段时间我们只是暂时性就职,没用造你快点给我回来工作。”

        “那妈妈我就在家里照顾爸爸了,你们六个要好好工作养好我们哦。”

        只是流感并不是普通的感冒,照顾松造的松代很快就倒下了,六子不得不分出一个人来照顾病人,然而却一个传一个,一家人都病倒了,无论吃多少药都收效甚微,反而使本来就不多的积蓄迅速消耗。

        “呐,爸爸妈妈,哥哥们,”末子椴松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我们会死吗?”

        “会的,”一松少见地回应,“肯定会的,我们会呆在这个房间里,呼吸困难,然后逐渐停滞,像我们这样的社会渣滓,就算一起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一松声音低哑,仿佛来自地狱深处,不带一丝感情,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就起结局。

        轻松挣扎着坐起来,开口道:“开什么玩笑!只是流感而已不是吗?又不是什么绝症,药店里不就有卖药吗?我现在就出门去买。”

        “不行的哟,Brother”空松把轻松按了回去,细心的盖好被子,“你这样出去的话,流感会加重的,我们可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你,依我看,保持现状就很好了。”

        “那不如这样,我们不出去,叫嫌味送来不就好了吗?”小松说道。

        这次却是松代拒绝了,“嫌味自己生活水平就很低了,身体机能也不好看还没有亲人,如果被我们传染了,没有人会照顾他。”

        “那豆豆子呢?她有爸妈,而且她那么强,一定不会被我们传染。”

        “不错呢,totti,现在就给命运女神豆豆子打电话吧。”

        椴松利落的起身翻找手机,丝毫不见刚才的丧,“啊,找到了。”他刚从沙发缝里掏出手机,转瞬就被小松抢走。

        “给豆豆子打电话的机会当然是属于大哥我的啦!”小松无视最小的弟弟的杀人眼神,熟练地解开了锁屏,拨出电话并打开了扬声。

        松野家突然安静下来,一声声“嘟”仿佛敲击在他们的心脏,豆豆子没有接。

        “...打她家里电话试试吧。”空松提议道。


        又是一声声“嘟”。


        小松接着打电话。


        “豆丁太也...”


        “嫌味...”


        “大裤衩博士...”


        “达悠...”


        “旗坊...”


        “F6...”


        一松瘫在地上,说道:“这就是我们的人缘吗?还真是糟糕啊。”


        “不甘心啊。”轻松虽是这么说,但也只是和一松一样瘫在地上。


        “还是等死吧。”小松把手机往后一甩,椴松眼疾手快地接住,着急忙慌地检查手机,却突然沉默了。


        “今天是5月24号。”


        一旁的松代是最早反应过来的,“生日快乐,我家的neet,虽然是一天到晚地尽会惹祸,但你们永远是妈妈最骄傲的儿子们,妈妈准备了礼物哦,”松代艰难地爬起来,在衣柜深处捞出一个袋子,“一人一条抹布,来年继续neet也无所谓,能帮妈妈做点家务就好了。”


        众人正表情复杂,松造也拿出一个盒子,“爸爸送的是水杯哦,长大了一岁要多喝水保护身体。”


        “爸爸,”轻松接过杯子,突然开口,“这个杯子是买抹布的赠…”


        “小松呢,小松有准备的对吧?”松造毫不留情地打断轻松,同时充满希望的眼神锁定小松。


        小松从书柜后摸出五个包装精美的小袋子,“哥哥的是,严格按照你们的[哔]癖挑的[哔]v。”


        “真是简单易懂呢,My brother,”空松靠在窗台摆出一个自认为很cool的姿势,拿出五把闪闪亮亮的小吉他,“新的一年,brothers就跟着我领略music's magic吧。”


        “相比之下,我的礼物很普通呢,”轻松在沙发底下抱出一个大箱子,一边拆一边说道:“我已经想好了,从明天开始呢,我就好好学习怎么去就职,先从进入一家上市公司开始吧,嘛,这个确实很容易啦!但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个有点难度的目标------在半年内成为公司CEO,然后再在半年内掌握过半的股票,成为公司大股东,再吞并另一家上市公司,这样的话,明年生日的时候,我就一人送你们两个小岛,南北半球各一个,夏天避暑,冬天避寒。所以这是今年的礼物,手作豆豆子应援羽织+团扇。”


        “果然我离不开偶像呢,”等轻松回过神来,众人差不多都睡了,“…一松,醒醒。我讲完了,到你了。”


        一松被轻松硬生生摇醒,说道:“真是麻烦,公猪们今年的生日礼物是猫耳帽子,好好感谢主人的奖赏吧。”


        “出现了,暗松哥哥的S魂,真糟糕,”说是这么说,椴松却是笑着的,他拿出一个袋子,“给,上次说好的,衬衫,这次是真的用自己打工挣的钱买的了。”


        “Totti!”×4


        “嗯,怎么好像少了一个?”


        “十四松,复活!”


        一家子惊恐回头。十四松已经开始分裂了。这种场景无论看多少次都很惊悚。


        “生日快乐,这是十四松给大家的生日礼物!”无数个十四松一同重复着“生日快乐”,几乎快把人逼疯了。


        从此,这个世界多了七个十四松。


        “叮------”门铃声响起,真·十四松打开了门,门口乌泱泱站了一群人。


        “没事吧,听说你们得了流感,我们都买药来了,够吗,不够再去买。”豆豆子递上手里的袋子,脸上是少见的关心,一旁的嫌味等人也露出担忧的表情。


        “复活!”


        “谢谢盗垒王!”


        “治好了好时机!”


        “让您担心了机械军团!”


        “要来一杯冰啤酒吗?”


        “Final屁Rush!”


        “谢谢特大再见本垒打!”




魔法

 数字日快乐

毫无价值的小短篇

数字松CP向

二期24话妄想

迟到很久的二期完结撒花

期待下次的遇见


        松野一松已经很久没有同十四松说过话了,就连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十四松打工结束回到家后,一松已经去豆丁太那儿干活了,而当一松回家后,十四松早早就睡着了,第二天十四松起床时,一松却刚刚睡着。如此周而复始的日子,一松无可奈何。

        这天清晨,一松是被碗摔碎的声音吵醒的,楼下立即喧哗了起来,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松迷迷糊糊地走下楼来,兄弟们都走光了,只有松代一个人在收拾地上的碎片。一松立马蹲下去帮忙:“怎么了吗?”

        松代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十四松那家伙,把碗摔碎了。”

        “十四松?怎么搞的?”

        “只是普通地掉了,不过他去捡的时候划到了手,流了点血。”松代已经捡完了,站起身来,揉了揉腰,才把东西丢到垃圾桶里。

        一松也坐到了餐桌那边去,拿起碗筷吃那些所剩无几的饭菜。

        “正好,我过会儿就去看爸爸,你中午自己吃饭。”

        一松突然起身,道:“我能一起去吗?”

        松代有些惊讶,向来不亲近父母的四子突然作出这样一个要求。没有拐弯抹角,更没有退缩。

        一松后悔了,明明之前也没有主动要求去看爸爸,虽然心里很想去就是了,但像自己这样的人,去了也只是给别人添麻烦而已。

        “可以哦,把碗洗好后就一起去吧。”松代脱下穿了一半的鞋。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松跟在松代后面走了进来,松造正坐在床上发呆,见是他们来了,开口道:“哦呀,是一松来了,很少见呢。”

        “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才过来的。”一松有些心虚,搪塞道。

        松代看着别扭的四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一松总是憋着不说内心的话,可是作为父母,他们是最了解一松的人,就算表面上是一个潜在的犯罪分子,在他们心中只是最疼爱的儿子之一。

        其实一松内心里很喜欢这个氛围,在医院里,看着得病的家人还可以谈笑风生。就算每天昼夜颠倒地工作,他仍然感受到了作为neet时期,未曾体验过的前所未有的放松。

        “差不多可以吃饭了,”松代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我去买点饭菜上来。”

        “我也去吧。”很自然的开了口。

        “快点回来噢。”

        随便买了点东西,母子俩就上楼了,就在门口的时候,一松发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十四松在病房内和松造聊天,哈哈哈哈的,听起来还挺愉快。

        一松正踌躇着要不要开口,松代已经推门进去坐下了。看到一松还站在房间外,松造有些奇怪,问道 :“一松,你不进来吗?”

        一松很清楚地看见十四松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身子突然僵硬了,他说:“啊哈哈,一松哥哥来了啊。”

        “是啊,你们俩很久没在一起了吧,刚好,坐下来聊会儿。”松造乐呵呵的,似是没看见十四松神色的不自然。

        十四松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要去打工了。”说完他就低着头跑了,全程都没有看一松一眼,而一松也不敢追上去。

        “他们两个怎么了吗?”松造疑惑地看了一眼松代,后者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提前吃完晚饭后,和以往一样,一松躺在沙发上,争分夺秒地补个觉,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别再去想十四松,才睡着的他,迷迷糊糊好像听见有谁在叫他,实在听不太清,他决定不去管他继续睡,没想到很快就有人在摇他身下的沙发。

        到底是谁?!

        “快点起来喔,小一松,哥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不出小松所料,一松果然充满怨气的坐起身,睁开了眼:“有什么事?”

        小松退到门后,贱兮兮地说道:“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吗?其他人去哪了?”

        一松万分痛苦地躺了回去,“都说了,只有我。为什么每天都问这个问题?”

        “那是因为,指不定哪一天就有两个人在家了,不问问怎么能行呢,作为长男一定要关心弟弟的呀!”

        “只有你才会工作时间翘班回来的吧。”一松对自家长男彻底无语了,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被他这么一闹,一松是彻底醒了,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打算起来揍人。

        “这么说我,哥哥可是会很伤心的,”小松早就跑得远远的了,声音穿过半个松野家,“时间差不多了哦,快点去打工了。”
   
         一松暗暗决定下次要把小松揍趴下。


     
        当一松回到家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可他却听见了厕所有声音。

        是椴松。看样子又被灌了很多酒,在厕所里吐得天昏地暗,轻松站在门口,背对着一松,手里拿着一杯热水和药。

        “我来,”一松拿过轻松手里的东西,“你回去好了,早上不是还要上班吗?”

        轻松顿了顿,没说什么,转身拍了拍一松的肩,上楼后才幽幽地说了一句:“没什么事的话,去看看十四松吧。”

        一松背靠着墙蹲坐了下去,盯着地板发呆。大家都很不容易呢。明明之前还说过要一起看樱花,突然都变成大人了。别说出门赏樱了,可能连坐下来,一起看电视都做不到。好想和十四松一起打棒球啊,只要能和十四松在一起就好了。

        厕所的声音停了,依稀听见了混在抽水声音里的漱口洗手声。一松连忙站起来,椴松从厕所里走出来,脸色极差,看到一松时吓了一跳,居然是这个暗松哥哥吗。他拿过杯子,灌了一口水下去,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些。
   
        “好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药不吃没关系吗?”

        “只是酒喝太多了而已,没必要吃药。”椴松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十四松哥哥才是最累的那一个。”

        一松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讲,而是不发一言。椴松也是没什么反应,冷场没关系,如果能让这个胆小鬼哥哥自己去找答案才好呢。

        “晚安。”椴松说完小心翼翼地钻进被子里。

        “没事吧?”轻松还没有睡,开口问道。

        “已经没事了,两位哥哥快点睡吧。”

        一松也掀开被子躺了进去,睁着眼睛。

        十四松到底怎么了?


  
         第二天一松起得格外的晚,一个人都不在,松代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也走了。

        沉默地吃完了早餐,刚洗好碗,就听见了电话响了。

        有一股不祥的预感,一松随手在衣服上擦干,便拿起了听筒。

        “这里是松野家……”

        “一松?正好,十四松刚刚晕倒了,送去了医院,”

        “空松你说什么?十四松他怎么了?”

        “倒是好好听我说完啊,十四松他没什么事,医生说他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我拜托了豆豆子送十四松回家,应该就快到了。”

        “…谢谢。”

        “谢什么谢,你们可都是我最亲爱的Brothers。”

        “闭嘴,臭松。”

        “咳,话说回来,虽然十四松没什么大事,一松你也要好好照顾他,十四松最近……”

        一松等了好一会儿,空松也没接着说,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知道了。”

        “Brother,那我就挂掉了。”

        一松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挂掉电话。听着对面的忙音,空松感到了深深的疲惫。


         “叮咚”

         “有人吗?”豆豆子的声音是那么甜美,“你们家的十四松在我手里,给老娘开门!”

        门刷地一声开了,松野一松站在门口,死盯着豆豆子背后跟着的人,她顺着一松的目光看去,十四松安静地站在那里,衣服脏脏的,脸上也有伤,看上去有些日子了。

        直到一松亲自过去拉住他的手,十四松才迈开腿,一松几乎是把他硬拽回去的,把十四松塞回家里后,一松才回头向豆豆子道谢。

        如果是平时的话,豆豆子被无视了这么久,早就一拳挥过去了。然而今天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十四松变得不一样了,他变得和普通人一样了。”

        一松还是道谢,然后直接转身回家。


        一楼没有看见十四松,一松上了楼梯,二楼的房间也没有人,于是他上了屋顶。

        十四松就坐在那里,像往常一样。

        “一松哥哥,我已经不是十四松了。”

        一松好像知道他会这么说希望,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他坐在十四松旁边,像往常一样。

        “现在的我,越来越没用了,

        “明明之前还可以和哥哥一起打棒球,现在体力可能还不如哥哥。”

        本来就不太开心的一松听到这话更不开心了,而十四松并没有注意到,他还在碎碎念着。

        “之前那次也是,居然骨折了,

        “我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十四松了,我已经没有魔法了,一松哥哥,你还会喜欢我吗?”

        直球来得太刺激,一松差点就从屋顶上摔下去,他伸手牵住十四松,却没有回头看他。

        “你还记得吗?之前,你也是在这里,思考你为什么是十四松这个哲学的问题。”一松平缓的声音安抚住了十四松,十四松逐渐冷静了下来。

        “我记得。我把世界变成了十四松的世界,‘+’和‘-’合而为一。但是,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十四松。”

        “我有一次跟那些人渣说过,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是十四松这种生物。当时他们没听懂,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但现在我知道了,”一松终于转过头看向十四松,十四松也注视着一松,这是他们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对视,一松被盯着莫名有些尴尬,“魔法不过是你身上的特征之一,


        十四松你一直是十四松。”


        十四松恢复了往日的朝气,一招飞扑将一松压在身下,笑着开口道:“虽然我还是听不懂,但是还是谢谢哥哥了,我就是我,对吧?”

        松野一松觉得自己的老胳膊老腿快不行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十四松就接着说了。

         “一松哥哥还没回答我呢,哥哥你还喜欢我吗?”

         “……当然……”接下来的“不了”,怎么说都说不出口。等等,之前也没有喜欢过……的吧,吧。

         一松在内心里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数字松】情人节快乐

无意识超小短篇
19话妄想

“情人节到底有什么好的?每个人都很享受的样子,全都下地狱吧!”
“啊啊啊啊,Karamatsu Girls在下个情人节一定会出现的。”
“毕竟是成年人了,大人就该有个大人的样,巧克力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
“无视这么可爱的我,现在的女孩子真皮。”
尽管已经消灭了罪恶的根源——可可,兄弟们还是对这该死的节日深恶痛绝。
远远跟在兄弟们后面的一松和十四松却一言不发。
“一松哥哥,”
“怎么了?”
“刚才的巧克力,我偷偷留下了一块,是回礼,”十四松拉住了一松的手,另一只手掏出了一个礼盒,“情人节快乐,一松哥哥。”

【水陆松】再会

毫无价值的小短篇
六子陌生人高中生设定
松二期第十话妄想
果然晚了一天的2.3水陆日快乐

“喂喂!空松。”
“好,等一下就过去。”空松急急忙忙放下拖把跑过去,“有什么事吗?”
那个喊话的男生通关后才舍得放下游戏机抬头,“噢,你来了啊。正好,我桌子底下有一袋垃圾,帮忙丢一下。”
“哼哼,乐意至极。”
“这边也是!”
“空松君,还有我。谢谢你啦!”
“就是这样,再多依赖我一点吧~”
空松穿梭在人群间,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垃圾袋,然而脸上还挂着招牌的痛感笑容,让人搞不懂他内心的想法。

松野轻松漠然地看着,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这样的戏码,身为班长的松野空松,被全班同学呼来唤去,像一个跑腿的小弟。

“轻松,你有东西要丢吗?”

长得很像呢,和自己过分相似的外貌和名字,自己和空松不止一次被误认为双胞胎兄弟,但事实上连血缘关系都没有。

“轻松?你在听吗?”

但其实仔细一看,还是有些许差别的。自己的眼睛小一点,空松的眉毛粗一点。

“轻松?你没事吧?”空松伸手在轻松眼前晃啊晃的。
“是!”糟糕了呢,竟然在空松与自己聊天的时候走神了,“怎么了吗?”
闻言,空松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咳,本来是想问你有没有垃圾要丢,但是这个时间点差不多是轻松你回家的时间了吧。”
像是在配合空松的话一般,墙上的挂钟整点报时。
确实差不多该回家了,虽然回家后也是自个做饭自个吃。
轻松开始收拾东西,眼角余光却一直瞄着空松的动作,“一起回家吧。”
空松转过身来,疑惑道:“我吗?”
话一出口,轻松就有些后悔,虽然看起来像兄弟,但是他和空松的关系更像是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突然这么亲密会吓到人的吧。说起来,我刚为什么要说啊。
“我倒是无所谓啦,但是我还要去倒垃圾,可能会很晚。”
“没关系。我帮你拿书包吧。”算了,和别人一起回家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爸妈不在家可以晚些回去。”

空松费力的把两大袋垃圾扔进垃圾口,立刻打开旁边的水龙头,一遍遍仔细地洗手,洗完后还不忘接一捧水洗水龙头。
“不想做的话,就拒绝他们啊。”这是今天第几次不经大脑就说出的话了。
空松背书包的动作一顿,“呐,轻松接下来的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
怎么突然严肃起来了?
“其实我,根本不乐意。”
“诶?是这样的吗?”居然就这么直接的说了,“所以说,为什么不拒绝他们啊。”
“因为我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啊!
“其实怎样都无所谓,可能在你们眼中我只是一个可以任意压榨的劳动力,但我已经很开心了,这是渺小的我少数能做到的事,
“而且,能交到轻松你这样的朋友,
“我啊,很开心噢。”
不不不,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只是碰巧放学一起走而已。
“啊,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反正轻松你回家也是自己做饭。”
朋友你好!

再会

六子陌生人设定


又一个纸团正中额头,松野一松就那样站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 他不知道纸团有那么大的威力,他也不知道同班同学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为什么又是这样?一松已经数不清自己转了多少次学,每次到了新学校,在一个星期内,他总会沦为全班同学甚至全校同学的欺凌对象,而他的母亲一旦发现,便会第一时间带他转学,因此他的成绩不断下滑,勉勉强强考上了高中,却读了三年的高一。

所以说为什么不辍学,直接去打工呢?
一支笔划伤了他的手臂。
还是算了吧,打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一把椅子砸了过来,一松叹了口气,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头,却还是被砸的后退了几步,后脑勺咣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今天就到这吧”领头的人丢下了手中的椅子,在衣服上随手擦擦,"明天要接着玩呀。"

等到围殴的人全都走了后,一直躲在厕所里的几个女孩子才跑了出来,帮着一松收拾一片狼藉的教室。
然而她们根本不敢开口。甚至连看一眼一松都不敢,收拾完就快速离开了。
可能是觉得我会怪她们见死不救吧,没有谁会愿意救我这样的垃圾,一松想到,今天也没对她们说谢谢。

一松低头看了下今天的伤,比较明显的都在手上,那衣服遮一下就可以。脸上的伤很快就可以消失,妈妈今天值晚班,等她回来后,应该发现不了。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离开这里,除了帮忙的女孩子外,还有那个名为十四松的人。

他是隔壁高中的三年生级,也是这块地区的老大,去年才来的他打遍了也打赢了这里所有的不良,明明去年就该毕业了,却不知为何留了下来。

一开始一松以为这会是一个大佬中的大佬,每个举动都在诉说着我最牛逼。所以当别人告诉他,十四松就是那个每天在公园练习打棒球的那个看起来很傻却长的好像自己的人时,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每天都会去公园远远的看着他打球,像看着另一个自己一样。
如果能像他一样就好了。

一松每天最放松的时候就是此时了,他会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只是静静的看着十四松。
只是今天的他失望了,绕着公园走了两圈也没有找到十四松。
今天有事吧,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喂!十四松!”远远的听见有人在喊着。
终于来了吗?!一松难掩激动,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人站在自己的跟前。
那人一松还认识,是和十四松一起打球的搭档,就是不能很好的配合十四松而已。

等等,为什么他要叫我十四松?
“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十四松。”
一松落荒而逃。

第二天下午,放学铃声一响起,半个班就跑掉了,剩下的一半把一松团团围住。
“今天要玩点什么呢?“
“嗯,让我想想…”

希望他们能快点啊,昨天没看到十四松,今天得早点过去。

“玩什么呀,能让我一起玩玩吗!”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个声音!
“松野十四松,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领头人这样说道,声音缺略显不自然。
十四松一步步走近,手里的棒球棍拖在地上,道:“听说这有一个人,名字和我差不多。长的也和我很像,啊,确实很像呢。”
班里的不良们立即抄起顺手的武器:“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想带走这个人而已。”

一个来自萌新的问题

emmm,想问一下,为什么十月九号也就是今天是轰出日啊,有什么特别的由来吗

占tag抱歉

今天我们小地方漫展,有个舞见cos绿谷小天使,跳op2,上台就问有没有人知道他cos谁。台下一个轰总用全场都听得到的声音大喊“绿谷!”
然后舞见跳到一半,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荧光棒,疯狂打call
不愧是绿谷小天使打call大队大队长(⁄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