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叶酌

感冒

六子生日快乐「heart」

毫无价值小短篇



        慵懒的午后,微弱的蝉鸣宣告着夏天即将到来。

        钓鱼池旁,长男小松伸手拍死了今天的第四只蚊子,说道:“今年夏天来得可真早,明明才五月初。”

        空松换了个方向翘腿,伸手打了个响指,“要注意不要感冒,不然会得不到命运女神的眷顾的哦,Brotheres.”

        一旁的轻松又钓起了一条大鱼,“难道不是反过来吗?得不到女神的眷顾,感染病毒,死亡,这样才对吧?”

        “女神是不存在的,”一松冷冷地说道,“但是死是绝对存在的。”

        “十四松会把病毒全部消灭掉的!Hustle!Hustle! Mastle!Mastle!”

        “十四松哥哥说得对,哥哥们别太在意啦!”末子椴松摆摆手,突然传来了手机的震动,“有电话?是家里来的,有什么事吧。”

        椴松还是笑着接的电话,可很快他的表情就凝固了,五个哥哥也感觉出事情的严重性,瞬间就安静了。电话一下就打完了,椴松说道:

        “爸爸倒下了,在医院里,妈妈在陪着他,是流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有了上次的经验,六子还算冷静地赶到了医院,松造躺在病床上,脸色比想象中还要苍白的多,松代坐在一旁,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最先开口地反倒是松造,笑嘻嘻地说道:“爸爸不行了,松野家还是要靠你们,如果每次生病你们就会去工作的话,爸爸可是很想要一辈子躺在床上呢。”

         轻松一拳砸在墙上,恶狠狠地盯着松造成,“开什么玩笑?这段时间我们只是暂时性就职,没用造你快点给我回来工作。”

        “那妈妈我就在家里照顾爸爸了,你们六个要好好工作养好我们哦。”

        只是流感并不是普通的感冒,照顾松造的松代很快就倒下了,六子不得不分出一个人来照顾病人,然而却一个传一个,一家人都病倒了,无论吃多少药都收效甚微,反而使本来就不多的积蓄迅速消耗。

        “呐,爸爸妈妈,哥哥们,”末子椴松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我们会死吗?”

        “会的,”一松少见地回应,“肯定会的,我们会呆在这个房间里,呼吸困难,然后逐渐停滞,像我们这样的社会渣滓,就算一起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一松声音低哑,仿佛来自地狱深处,不带一丝感情,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就起结局。

        轻松挣扎着坐起来,开口道:“开什么玩笑!只是流感而已不是吗?又不是什么绝症,药店里不就有卖药吗?我现在就出门去买。”

        “不行的哟,Brother”空松把轻松按了回去,细心的盖好被子,“你这样出去的话,流感会加重的,我们可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你,依我看,保持现状就很好了。”

        “那不如这样,我们不出去,叫嫌味送来不就好了吗?”小松说道。

        这次却是松代拒绝了,“嫌味自己生活水平就很低了,身体机能也不好看还没有亲人,如果被我们传染了,没有人会照顾他。”

        “那豆豆子呢?她有爸妈,而且她那么强,一定不会被我们传染。”

        “不错呢,totti,现在就给命运女神豆豆子打电话吧。”

        椴松利落的起身翻找手机,丝毫不见刚才的丧,“啊,找到了。”他刚从沙发缝里掏出手机,转瞬就被小松抢走。

        “给豆豆子打电话的机会当然是属于大哥我的啦!”小松无视最小的弟弟的杀人眼神,熟练地解开了锁屏,拨出电话并打开了扬声。

        松野家突然安静下来,一声声“嘟”仿佛敲击在他们的心脏,豆豆子没有接。

        “...打她家里电话试试吧。”空松提议道。


        又是一声声“嘟”。


        小松接着打电话。


        “豆丁太也...”


        “嫌味...”


        “大裤衩博士...”


        “达悠...”


        “旗坊...”


        “F6...”


        一松瘫在地上,说道:“这就是我们的人缘吗?还真是糟糕啊。”


        “不甘心啊。”轻松虽是这么说,但也只是和一松一样瘫在地上。


        “还是等死吧。”小松把手机往后一甩,椴松眼疾手快地接住,着急忙慌地检查手机,却突然沉默了。


        “今天是5月24号。”


        一旁的松代是最早反应过来的,“生日快乐,我家的neet,虽然是一天到晚地尽会惹祸,但你们永远是妈妈最骄傲的儿子们,妈妈准备了礼物哦,”松代艰难地爬起来,在衣柜深处捞出一个袋子,“一人一条抹布,来年继续neet也无所谓,能帮妈妈做点家务就好了。”


        众人正表情复杂,松造也拿出一个盒子,“爸爸送的是水杯哦,长大了一岁要多喝水保护身体。”


        “爸爸,”轻松接过杯子,突然开口,“这个杯子是买抹布的赠…”


        “小松呢,小松有准备的对吧?”松造毫不留情地打断轻松,同时充满希望的眼神锁定小松。


        小松从书柜后摸出五个包装精美的小袋子,“哥哥的是,严格按照你们的[哔]癖挑的[哔]v。”


        “真是简单易懂呢,My brother,”空松靠在窗台摆出一个自认为很cool的姿势,拿出五把闪闪亮亮的小吉他,“新的一年,brothers就跟着我领略music's magic吧。”


        “相比之下,我的礼物很普通呢,”轻松在沙发底下抱出一个大箱子,一边拆一边说道:“我已经想好了,从明天开始呢,我就好好学习怎么去就职,先从进入一家上市公司开始吧,嘛,这个确实很容易啦!但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个有点难度的目标------在半年内成为公司CEO,然后再在半年内掌握过半的股票,成为公司大股东,再吞并另一家上市公司,这样的话,明年生日的时候,我就一人送你们两个小岛,南北半球各一个,夏天避暑,冬天避寒。所以这是今年的礼物,手作豆豆子应援羽织+团扇。”


        “果然我离不开偶像呢,”等轻松回过神来,众人差不多都睡了,“…一松,醒醒。我讲完了,到你了。”


        一松被轻松硬生生摇醒,说道:“真是麻烦,公猪们今年的生日礼物是猫耳帽子,好好感谢主人的奖赏吧。”


        “出现了,暗松哥哥的S魂,真糟糕,”说是这么说,椴松却是笑着的,他拿出一个袋子,“给,上次说好的,衬衫,这次是真的用自己打工挣的钱买的了。”


        “Totti!”×4


        “嗯,怎么好像少了一个?”


        “十四松,复活!”


        一家子惊恐回头。十四松已经开始分裂了。这种场景无论看多少次都很惊悚。


        “生日快乐,这是十四松给大家的生日礼物!”无数个十四松一同重复着“生日快乐”,几乎快把人逼疯了。


        从此,这个世界多了七个十四松。


        “叮------”门铃声响起,真·十四松打开了门,门口乌泱泱站了一群人。


        “没事吧,听说你们得了流感,我们都买药来了,够吗,不够再去买。”豆豆子递上手里的袋子,脸上是少见的关心,一旁的嫌味等人也露出担忧的表情。


        “复活!”


        “谢谢盗垒王!”


        “治好了好时机!”


        “让您担心了机械军团!”


        “要来一杯冰啤酒吗?”


        “Final屁Rush!”


        “谢谢特大再见本垒打!”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