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叶酌

魔法

 数字日快乐

毫无价值的小短篇

数字松CP向

二期24话妄想

迟到很久的二期完结撒花

期待下次的遇见


        松野一松已经很久没有同十四松说过话了,就连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十四松打工结束回到家后,一松已经去豆丁太那儿干活了,而当一松回家后,十四松早早就睡着了,第二天十四松起床时,一松却刚刚睡着。如此周而复始的日子,一松无可奈何。

        这天清晨,一松是被碗摔碎的声音吵醒的,楼下立即喧哗了起来,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松迷迷糊糊地走下楼来,兄弟们都走光了,只有松代一个人在收拾地上的碎片。一松立马蹲下去帮忙:“怎么了吗?”

        松代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十四松那家伙,把碗摔碎了。”

        “十四松?怎么搞的?”

        “只是普通地掉了,不过他去捡的时候划到了手,流了点血。”松代已经捡完了,站起身来,揉了揉腰,才把东西丢到垃圾桶里。

        一松也坐到了餐桌那边去,拿起碗筷吃那些所剩无几的饭菜。

        “正好,我过会儿就去看爸爸,你中午自己吃饭。”

        一松突然起身,道:“我能一起去吗?”

        松代有些惊讶,向来不亲近父母的四子突然作出这样一个要求。没有拐弯抹角,更没有退缩。

        一松后悔了,明明之前也没有主动要求去看爸爸,虽然心里很想去就是了,但像自己这样的人,去了也只是给别人添麻烦而已。

        “可以哦,把碗洗好后就一起去吧。”松代脱下穿了一半的鞋。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松跟在松代后面走了进来,松造正坐在床上发呆,见是他们来了,开口道:“哦呀,是一松来了,很少见呢。”

        “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才过来的。”一松有些心虚,搪塞道。

        松代看着别扭的四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一松总是憋着不说内心的话,可是作为父母,他们是最了解一松的人,就算表面上是一个潜在的犯罪分子,在他们心中只是最疼爱的儿子之一。

        其实一松内心里很喜欢这个氛围,在医院里,看着得病的家人还可以谈笑风生。就算每天昼夜颠倒地工作,他仍然感受到了作为neet时期,未曾体验过的前所未有的放松。

        “差不多可以吃饭了,”松代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我去买点饭菜上来。”

        “我也去吧。”很自然的开了口。

        “快点回来噢。”

        随便买了点东西,母子俩就上楼了,就在门口的时候,一松发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十四松在病房内和松造聊天,哈哈哈哈的,听起来还挺愉快。

        一松正踌躇着要不要开口,松代已经推门进去坐下了。看到一松还站在房间外,松造有些奇怪,问道 :“一松,你不进来吗?”

        一松很清楚地看见十四松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身子突然僵硬了,他说:“啊哈哈,一松哥哥来了啊。”

        “是啊,你们俩很久没在一起了吧,刚好,坐下来聊会儿。”松造乐呵呵的,似是没看见十四松神色的不自然。

        十四松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要去打工了。”说完他就低着头跑了,全程都没有看一松一眼,而一松也不敢追上去。

        “他们两个怎么了吗?”松造疑惑地看了一眼松代,后者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提前吃完晚饭后,和以往一样,一松躺在沙发上,争分夺秒地补个觉,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别再去想十四松,才睡着的他,迷迷糊糊好像听见有谁在叫他,实在听不太清,他决定不去管他继续睡,没想到很快就有人在摇他身下的沙发。

        到底是谁?!

        “快点起来喔,小一松,哥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不出小松所料,一松果然充满怨气的坐起身,睁开了眼:“有什么事?”

        小松退到门后,贱兮兮地说道:“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吗?其他人去哪了?”

        一松万分痛苦地躺了回去,“都说了,只有我。为什么每天都问这个问题?”

        “那是因为,指不定哪一天就有两个人在家了,不问问怎么能行呢,作为长男一定要关心弟弟的呀!”

        “只有你才会工作时间翘班回来的吧。”一松对自家长男彻底无语了,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被他这么一闹,一松是彻底醒了,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打算起来揍人。

        “这么说我,哥哥可是会很伤心的,”小松早就跑得远远的了,声音穿过半个松野家,“时间差不多了哦,快点去打工了。”
   
         一松暗暗决定下次要把小松揍趴下。


     
        当一松回到家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可他却听见了厕所有声音。

        是椴松。看样子又被灌了很多酒,在厕所里吐得天昏地暗,轻松站在门口,背对着一松,手里拿着一杯热水和药。

        “我来,”一松拿过轻松手里的东西,“你回去好了,早上不是还要上班吗?”

        轻松顿了顿,没说什么,转身拍了拍一松的肩,上楼后才幽幽地说了一句:“没什么事的话,去看看十四松吧。”

        一松背靠着墙蹲坐了下去,盯着地板发呆。大家都很不容易呢。明明之前还说过要一起看樱花,突然都变成大人了。别说出门赏樱了,可能连坐下来,一起看电视都做不到。好想和十四松一起打棒球啊,只要能和十四松在一起就好了。

        厕所的声音停了,依稀听见了混在抽水声音里的漱口洗手声。一松连忙站起来,椴松从厕所里走出来,脸色极差,看到一松时吓了一跳,居然是这个暗松哥哥吗。他拿过杯子,灌了一口水下去,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些。
   
        “好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药不吃没关系吗?”

        “只是酒喝太多了而已,没必要吃药。”椴松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十四松哥哥才是最累的那一个。”

        一松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讲,而是不发一言。椴松也是没什么反应,冷场没关系,如果能让这个胆小鬼哥哥自己去找答案才好呢。

        “晚安。”椴松说完小心翼翼地钻进被子里。

        “没事吧?”轻松还没有睡,开口问道。

        “已经没事了,两位哥哥快点睡吧。”

        一松也掀开被子躺了进去,睁着眼睛。

        十四松到底怎么了?


  
         第二天一松起得格外的晚,一个人都不在,松代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也走了。

        沉默地吃完了早餐,刚洗好碗,就听见了电话响了。

        有一股不祥的预感,一松随手在衣服上擦干,便拿起了听筒。

        “这里是松野家……”

        “一松?正好,十四松刚刚晕倒了,送去了医院,”

        “空松你说什么?十四松他怎么了?”

        “倒是好好听我说完啊,十四松他没什么事,医生说他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我拜托了豆豆子送十四松回家,应该就快到了。”

        “…谢谢。”

        “谢什么谢,你们可都是我最亲爱的Brothers。”

        “闭嘴,臭松。”

        “咳,话说回来,虽然十四松没什么大事,一松你也要好好照顾他,十四松最近……”

        一松等了好一会儿,空松也没接着说,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知道了。”

        “Brother,那我就挂掉了。”

        一松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挂掉电话。听着对面的忙音,空松感到了深深的疲惫。


         “叮咚”

         “有人吗?”豆豆子的声音是那么甜美,“你们家的十四松在我手里,给老娘开门!”

        门刷地一声开了,松野一松站在门口,死盯着豆豆子背后跟着的人,她顺着一松的目光看去,十四松安静地站在那里,衣服脏脏的,脸上也有伤,看上去有些日子了。

        直到一松亲自过去拉住他的手,十四松才迈开腿,一松几乎是把他硬拽回去的,把十四松塞回家里后,一松才回头向豆豆子道谢。

        如果是平时的话,豆豆子被无视了这么久,早就一拳挥过去了。然而今天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十四松变得不一样了,他变得和普通人一样了。”

        一松还是道谢,然后直接转身回家。


        一楼没有看见十四松,一松上了楼梯,二楼的房间也没有人,于是他上了屋顶。

        十四松就坐在那里,像往常一样。

        “一松哥哥,我已经不是十四松了。”

        一松好像知道他会这么说希望,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他坐在十四松旁边,像往常一样。

        “现在的我,越来越没用了,

        “明明之前还可以和哥哥一起打棒球,现在体力可能还不如哥哥。”

        本来就不太开心的一松听到这话更不开心了,而十四松并没有注意到,他还在碎碎念着。

        “之前那次也是,居然骨折了,

        “我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十四松了,我已经没有魔法了,一松哥哥,你还会喜欢我吗?”

        直球来得太刺激,一松差点就从屋顶上摔下去,他伸手牵住十四松,却没有回头看他。

        “你还记得吗?之前,你也是在这里,思考你为什么是十四松这个哲学的问题。”一松平缓的声音安抚住了十四松,十四松逐渐冷静了下来。

        “我记得。我把世界变成了十四松的世界,‘+’和‘-’合而为一。但是,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十四松。”

        “我有一次跟那些人渣说过,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是十四松这种生物。当时他们没听懂,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但现在我知道了,”一松终于转过头看向十四松,十四松也注视着一松,这是他们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对视,一松被盯着莫名有些尴尬,“魔法不过是你身上的特征之一,


        十四松你一直是十四松。”


        十四松恢复了往日的朝气,一招飞扑将一松压在身下,笑着开口道:“虽然我还是听不懂,但是还是谢谢哥哥了,我就是我,对吧?”

        松野一松觉得自己的老胳膊老腿快不行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十四松就接着说了。

         “一松哥哥还没回答我呢,哥哥你还喜欢我吗?”

         “……当然……”接下来的“不了”,怎么说都说不出口。等等,之前也没有喜欢过……的吧,吧。

         一松在内心里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评论

热度(11)